刘伯温推背图

刘伯温推背图:第三十一象,甲午离下巽上家人

谶曰:当涂余孽,秽乱宫闱。一男一女,斯送人国。

颂曰:忠臣贤士尽沉沦,天启其衷乱更纷。纵有胸怀能坦白,乾坤不属旧明君。

第三十一象,甲午离下巽上家人,魏忠贤乱政祸国的预言

天启年间,客氏与魏忠贤横空出世,彻底将大明朝最后的希望拍死。这就是这一象所要告诉我们的。

让我们不明白的是,这一象里天启的年号说得那么明白,怎么明熹宗还是用了这个年号?莫非他和唐朝的李淳风是一伙的?

搞不明白了,先不理他。

“当涂余孽,秽乱宫闱”——这句话说的是熹宗和他的乳母,客氏。但是史学家却找不到任何材料能够证明在熹宗和他的乳母之间存在着不正常关系,没有资料就不能瞎说,瞎说是不负责任的。我们只知道,朝臣们几次上书将客氏逐出,每当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熹宗就泪流满面,不吃不喝,以绝食自毙来抗议这种对客氏的不公正处理。

没办法,那就只能对客氏更公正一些,虽然这意味着对大明天下和百姓不公正,那也没办法。

客氏本是京郊农民侯二的老婆,因为奶水充足,模样标致,被选入宫乳熹宗,结果这一乳,却让熹宗吃她的奶一直吃到死。

客氏的奶有何神异之处,竟让熹宗一辈子也吃不腻,而宁愿拿万里江山来换这口奶吃?

这事可能只有大太监魏朝略知一二。

魏朝是客氏的“对食者”,意思是搭伙吃饭的人,也是由宫女和太监凑成的虚凤假凰假夫妻。因为当时宫里没有太监的伙食房,只有宫女可以在宫中做饭,这样太监们就要找个宫女搭伙,天长日久,渐生情意,假夫妻也就大行其道了。所以说,宫中是承认魏朝和客氏是夫妻的,这个客氏奶水的味道,想来魏朝是有体会的。

但是,就在魏朝沉浸在这美妙的奶水的味道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家伙横n

刀夺爱,乳口抢奶,把魏朝挤到了一边。

此人是谁?

忠臣贤士尽沉沦,天启其衷乱更纷。

此人正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魏忠贤。

有消息说魏忠贤入宫前曾经是个赌徒,因为输得光光,连小鸡鸡都输掉就进宫做了太监。此人原是魏朝手下的一名小太监,但因为聪明伶俐,惯会察言观色,很快就取得了客氏的欢心,让客氏对他移情别恋了。

女人心,海底针。

这根针魏朝是捞不到了,但魏忠贤一捞一个准。

假老婆被夺,没得奶水吃了,魏朝岂能善罢甘休?当即就在宫里和魏忠贤撕破了脸皮,大吵大闹了起来。这场架打得较具规模,连闲事不管的熹宗都被惊动了,于是熹宗就出来主持局面,问客氏:这两个人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客氏面红耳赤,不肯吭声。

熹宗道:没关系,你跟我说,你喜欢哪一个,我就将你许配给他。

客氏这才略抬起眼,满脸飞红地瞄了魏忠贤一眼。

于是胜负决出,魏忠贤赢得客氏,魏朝去死。

可魏朝不想死,他逃出宫门,向着离皇宫越来越远的方向拼了命地跑。但是他刚刚跑到河北献县,就被魏忠贤派出的人逮到了,当场勒死。

魏朝的死告诉我们:男女情事,是会要人命的。不男不女的情事,那就更要命!

跑赢了魏朝,魏忠贤又接连搞掉了几个妨碍他的人,顺顺利利地接掌了东厂的权力。

从此以后,天下就是魏忠贤的了,不再是熹宗的。

现在魏忠贤的第一个对手是张皇后,因为张皇后经常在熹宗面前说魏忠贤的坏话,这位张皇后真是没有脑子,她也不想一想,她的奶有客氏的好吃吗?竟敢惹魏忠贤,真是不知道死活。

先是有强盗孙二突然自首,供认说张皇后是他的女儿,接着张皇后的正宗父亲又被控以谋反,再接下来张皇后生下来的三个孩子立即被宫女弄死。这个皇后才明白过来,熹宗只是一个摆设,可有可无,她根本就指望不上。

但也不能说熹宗就是个摆设,要知道魏忠贤经常去熹宗那里汇报工作——趁熹宗忙于木匠活的时候。

这位熹宗是位绝对的怪胎,木制品加工行业的天才人物。他能够灵活地运用锛、凿、斧、锯等常规工具搞出来独具创意的器什,尤其是善于雕琢制作精美的小型器件。熹宗对中国艺术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改革了木偶戏人力操纵的弊病,制作出由机械控制的玩偶。他制作的喷泉忽如雪花飞溅,忽如玉龙腾空,他专注于木匠工作的执著与耐心,就连祖师爷鲁班都得甘拜下风。

魏忠贤要做的事情就是在熹宗正忙于刨推、弄得满屋子刨花的工夫里,进去请示国事安排,这时候熹宗就会烦烦地一摆手:

你看着办吧。

于是魏忠贤就看着办。

裕妃怀孕了,竟然不是魏忠贤的孩子,魏忠贤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裕妃便被囚禁在一间黑屋子里,没有人送饭,也不给一口水,活活地渴死了。

接着是马贵人,这位马贵人没规没矩,未待魏忠贤许可就敢和熹宗上床,于是魏忠贤传旨,将马贵人赐死。

宫里边都安生了,魏忠贤这才心满意足地长吁一口气:

大丈夫当如是也。

当不了大丈夫了,也当如是也。

魏忠贤过生日了,乾清宫门前,从早到晚送礼物的人络绎不绝,早晨一开门,台阶前是堆成小山一样的厚礼。当魏忠贤出现的时候,前来祝寿的人们热泪盈眶,激动不已地纵情欢呼:

九千岁!

全国第一座魏忠贤的生祠在杭州西湖落成,各地官员纷纷派人前去参观学习,很快,全国各地都建起了魏忠贤的生祠。

国子监监生提出议案:要求在孔庙旁为魏忠贤建生祠,配享孔子。

朝臣们却有一股暗自与魏忠贤较劲的势力。

还有老百姓。

曾有这样一件事,几个百姓夜晚的时候,在自己家里喝酒,喝着喝着,随口说出了一句对魏忠贤有失恭敬的话。这句话刚刚出口,忽听门轰的一声被人从外边撞开,数十名锦衣卫蜂拥而入,那几名百姓当场被捉走抽筋剥皮。

从此再也没人敢提魏忠贤的名字,因为他们知道锦衣卫就在门外。

锦衣卫能够听到任何声音。

朝臣秘密策划,以客氏久居宫中,名不正言不顺为由,将客氏撵了出去。结果,熹宗绝食了,不吃,也不喝,形如泥偶,呆若木鸡。没有了客氏的奶吃,他还活着干什么?直到人们又把客氏给他送回来为止,他这才心情愉快地拿起凿子,回他的木匠房去干木匠活。

这下子大家都没咒念了。

到了天启四年(1624),忽然有消息传出,魏忠贤不知何事遭到了熹宗的斥责。霎时间朝臣们兴奋了起来,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上书。

杨链率先上书。

朝中五大臣齐齐上书,要求惩治魏忠贤,恢复国政。

这件事引起了熹宗的高度重视,他说:此事交由魏忠贤处理。

大臣们惨了。

这帮不长眼睛的大臣投错了胎,他们以为自己是在为大明朝效力,其实这世界上哪来的什么大明?

只有皇上。

也就是说,只有魏忠贤。魏忠贤不带跟你客气的,一个字:打

工部郎中万景被活活打死在朝堂上,朝臣汪立言被杖毙于狱中,杨琏、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与顾大章等六人,打他们就太便宜他们了,被活活折磨致死。

这就是东林党六君子事件。

接着是跟这事一点关系也没有的熊廷弼。

熊廷弼跟这事虽然没有关系,但是跟银子有关系,他是边关长城,担负着护卫国家的重任,但这个国家是不需要他护卫的,所以他认真护卫,国家当然要生气的。现在国家就是魏忠贤,除非他让魏忠贤高兴了,否则他别想活命。

然而这个熊廷弼偏偏没有让魏忠贤高兴,他入狱前曾经答应孝敬魏忠贤四万两银子,可是魏忠贤等得花儿都谢了,也没见到一个银子渣。这下子魏忠贤可火了,就捎带着把熊廷弼和东林党的六君子一块报销掉了。

这事还没完。

因为熹宗还活着,魏忠贤说话还继续算数。

天启六年(1626)再兴大狱。

不兴大狱干什么去?闲着也是闲着。

这次大狱又被称为“丙寅诏狱”,意思是说丙寅年间因为皇帝的诏书搞出来的名堂,锦衣卫缇骑去逮几个素有名望的老臣子,结果激起了民变,打死了两个缇骑,这下子魏忠贤可逮住理了,当即将所有的东林党人全部罢免。熹宗也替魏忠贤忙前忙后,亲将东林党人斥为“奸党”。

到了这地步,天下终于清净了。

魏忠贤的日子,过得就一个字:爽!

魏忠贤爽,客氏更爽。她出入随行人员过百,百官见状伏地叩首,连经过熹宗身边都不下轿,谁让熹宗就是爱吃她这一口的呢?

可是糟糕,熹宗这个龟孙子突然不吭不响地死掉了。

他说死就死,连个招呼都不打,让魏忠贤和客氏一下子傻了眼。

熹宗的孩子都被魏忠贤捏死了,所以皇位就交给了他的五弟朱由检。

这是明朝历史上的最后一个皇帝:崇祯。

纵有胸怀能坦白,乾坤不属旧明君。

《推背图》如是说。

崇祯已经没有能力再拯救大明于危亡了,不过捏死魏忠贤和客氏,还不是太难。

魏忠贤于慌乱中召集亲信崔呈秀,商议谋反的大事,却被崔呈秀阻止。

理由是时机不成熟。

可是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众臣纷纷上书,要求严惩魏忠贤奸党。崇祯很民主地把魏忠贤叫来旁听,对于奏章上的指控,魏忠贤竟然找不到托辞为自己辩解。于是他被流放凤阳,随后又有诏令将他逮捕,魏忠贤抢在使者到达之前悬梁自尽。

他死得真是太值了,拉着如此庞大的一个帝国替他陪葬,不管哪个朝代碰到他这种人都注定了要倒血霉,但这个教训一朝又一代却坚决不肯吸取。

客氏被笞杀于宫中的浣衣局。

她怎么还在宫里?

敢情这个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宫中的在编人员,又或者,她以为崇祯也爱吃她这一口?不抓紧时间跑还待在宫里找死,真是糊涂。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