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火生于寅月

三春之火:丙火、丁火生于寅月卯月辰月命理

生于春月,母旺子相,势力并行。

徐乐吾曰:火者,三夏气候之代名词,暑热之气也。寅宫甲木当旺,丙火长生,故云母旺子相。相者,序次将至,如辅相也,丙火虽是方生之气,与当旺之木,势力并行,阳回大地,侮雪欺霜,其象至为威烈,此春火之性也。

天地之气,水火而已,即寒暑。故火之生寅,水之生申,与木生亥,金生巳,有不同。木为火之前驱,金为水之前驱,正月木旺火生,其势力同时而至,自然之势也。

三春之火,木当令,寅宫火之长生,卯宫火之印绶,火附丽于木,木旺则火炎,木为火之前驱,木旺火随之亦旺,所以说母旺子相。火虽是方生之气,与当旺之木势力并行,阳回大地,侮雪欺霜,其象至为’威烈,此春火之性。春月之火,借阳气上升,其气温然而不烈,旺则炎烈,阳气燥渴,宜水调剂。三春木旺之际,自然泄水生火,名天和地润,既济成功。若水太盛,失调和之意,湿木无焰,非土制之不可,故春火用食制杀,非上格。土多则晦光,火盛则燥烈。见金可以施功,终重重见财,火亦能胜,富足犹遂。

正月之火,木旺之季,微阳之火,藏于木中,虽然有可亲可爱意,但冬月气冻冰寒之势,尚未完全消退,木藉火生,火藉木生,正月阳和之气,即木火会合之象,故云:“喜木生扶。”如有木生,木能生火,火之气才能发挥。逢金则可为财,火气旺盛,主富而好礼。四柱如金木并见,则可位居高官。如金水全逢,长生之火,难敌有源之水,夭折无疑。见土则盗泄微火,命中见之,主为人浮薄卑贱。

二三月之火,阳气渐盛,木少火明,木多火塞,故不宜过旺。二月之火,月建逢卯,卯为火之沐浴,又为火之印绶,木生二月,败处逢生,木秀火明,文章犀利,富贵可举。但不宜有水,木被水浸,湿木生火,火则无焰。三月谷雨后生者,火气渐旺,又三月戊土司权,木有余气,四柱见有微水则可化凶为吉。如见土金,二月与正月同论,但辰月之火,有土泄气,则福禄稍差。

喜木生扶,不宜过旺,旺则火炎,欲水既济,不愁兴盛,盛则沾恩。

徐乐吾曰:火之喜用,不离水木。春月木旺之时,丙火见壬水,则成既济之功。只要有木能化,不畏水旺,水猖反显火之节,故云不悉水盛,盛则沾恩也。丁火喜木生扶,则有木火通明之象,木多则塞,更宜用金以损木,木疏则明,功成反生。

初春,余寒未尽,木藉火生,火藉木生,正月阳和之气,即木火会合之象,故云:喜木生扶。二三两月,阳气增盛,木少火明,木多火塞,故不宜过旺。旺则炎烈,阳气燥渴,宜水调剂。三春木旺之际,自然泄水生火,名天和地润,既济成功。若水太盛,湿木无焰,非土制之不可,失调和之意,辜负春日阳和之恩矣,故春火用食制杀,非上格。

春月阳气刚萌,木当旺而火为相,火为长生之势,火附丽木而生,没有木,火无从所出,故而春月之火,最喜有木生扶,但木不宜过旺。而木太旺有两种层次,一是太旺,旺则火炎,欲水以既济,以抑制火势太旺而自焚,但水亦不宜太多,多则火被扑灭。二是过旺,木过旺,则有木多火塞之病。取用的原则虽然是春月之火,喜木生扶,但正月之木,尚有冬月的余寒,阳气还不旺盛,最喜有木生扶,但若木多,必定火塞,二月、三月这两个月,阳气增盛,所以有少许木助,火势即可发旺,若火势炎烈,阳气燥渴,则又宜用水调剂,故原文说“不宜过旺”。三春木旺之际,自然泄水生火,名天和地润,既济成功。若水太盛,湿木无焰,非土制之不可。所以春月之火用七杀者,用食伤制杀,水火难成既济之势,终非上等格局。

火之喜用,不离水木。丙火见壬水,则成既济之功。只要有木能引化,则不畏水旺,水猖反显火之气节,所以只要水火成既济之势,就不愁不会兴盛,盛则可以沾其恩惠。丁火则喜木生扶,有木火通明之象,但木多则塞火,更宜用金以损木,木疏则明,功成反生。原文“不愁兴盛,盛则沾恩”,为徐乐吾《穷通宝鉴评注》中的原文,而徐乐吾在《造化元钥评注》中却改为:“不愁兴盛,盛则辜恩。”徐乐吾解释说:“若水太盛,湿木无焰,非土制之不可,失调和之意,辜负春日阳和之恩矣。”此处就徐大师阐述春月之火用水用木的道理而言,并没有需要质疑的地方,但就原文而言,若用“盛则辜恩”,全文的意思就难以连贯。前文说春天之火,喜木来生扶,但木不能太旺,若木太旺,则火势太炎,就需要水来既济,如果水火能达到既济的状态,就不愁不会兴盛。而此处用《穷通宝鉴》中的“盛则沾恩”意思尚能说通,但用《造化元钥评注》中的“盛则辜恩”,就难以连贯全文的意思了。即使“不愁兴盛”理解为不愁水势太盛,既然不愁,就很难和“盛则辜恩”相关联了。恐怕此处原文尚有可商榷之处,还需读者斟酌。

土多则蹇塞埋光,火盛则伤多烈燥。

徐乐吾曰:此言见食伤也,土得水润,则生万物;土见火燥,则亢旱焦坼,故火土伤官,独难言秀气也。土盛火少,则晦火之光;火盛土多,则火炎土燥,生机尽灭。土伤官也,伤多即土多,故丙火不畏壬水,独畏戊土也。火炎土燥之局,用劫用财,皆不可无水为佐。惟忌见土,土励则晦火之光,土少亦不免燥烈之病。用木疏土,无水则木焚;用金泄土,无水金熔,即使火旺成方,亦只宜一二点湿土,不宜过多,方为有益也。

此段专言春火取土为用,土者,火之食伤,土能泄火之秀气,亦能晦火之光辉。火最基本的特点是,木旺之地,则显通明之象,喜水既济,最怕戊土,晦火之光辉,失其光明。曰主火而四柱见土多者,主人有慈爱之心,但失其本性,多主蹇塞。蹇塞者,困窘,不顺利之意,所以难能显达。《滴天髓》云:“水润物生,火燥物病。”土得水润,则生万物。土见火燥,则尤旱焦坼,万物不生,所以火土伤官,独难言秀气。土盛火少,则晦火之光,所以原文说“土多则蹇塞埋光”。火盛土多,则火炎土燥,生机尽灭,此原文所谓“火盛则伤多烈燥”之意。土,火之伤官,原文“伤多”即土多,火炎土燥之局,用劫用财,皆不可无水为佐,用木疏土,无水则木焚,用金泄土,无水则金熔,即使火旺成方,亦只宜一二点湿土,不宜过多,方为有益,如若过多,亦能晦火。所以火之取用,最怕见土,土旺晦火之光,而土少,又不免有火烈土燥之病,皆不为佳。

火之取土为用,只是四柱无壬癸之水,退其次,不得已而用之。见土重者,非愚浊,即残疾,凶险之造。如四柱配合得宜,比如地支有丑辰湿土,纳火燥烈之性,或有水润土,又能养金,不晦丙火光辉,伤官旺而自能生财,虽不能取贵,亦可衣禄充足,为富格。火土成格者,为火土伤官格,凡火用土者,.必要有水相佐,如若有水,财官皆可为用。书云:伤官火土宜伤尽,金水伤官要见官;木火见官官要旺,土金官去反成官;惟有水木伤官格,财官两见始为欢。如原局有水和带水的湿土,才能成水火既济之势,火土伤官亦可见官,则不忌水运。但如果原局无水,或无带水湿土,大运则忌见水,见水则激火土旺势,必遭灾咎。

见金可以施功,纵重见,用财尤遂。

徐乐吾曰:此言用金也,三春之金,在绝胎养位,气势微弱。而火值向旺之时,克金之力,游刃有余,金纵多不能困火,故重见用财尤遂,财为我用,必富格也。春金微弱,虽多见可以施功,丙丁之力,皆足以锻之。

此专论春火用金,三春之金,在绝于寅,胎于卯,养于辰,气势衰弱。而火正值向旺之时,克金之力,游刃有余。而春金微弱,不怕其多,虽多见亦可以施功,丙丁之力,皆足以锻之。金纵多不能困火,财能为我所用,必富贵之格。但若金不重者,必须又水土予以配合,否则木旺生火,火旺金熔,所谓“金衰遇火,必见销熔”,不能成富贵格局。

凡成富贵格局者,必要四柱干支配合得宜,如春火取金为用,庚辛金时逢休囚无气之时,财无生气,终为寻常命造。但四柱如地支有申酉旺根,或见丑辰湿土养金,金得生助,财星有气,方可为上等格局。如四柱支见丑辰,天干透庚,丑辰湿土晦丙火之燥烈,养金之晶润,金神得用,春火不燥不烈,财气当旺,又见壬癸透干,引出丑辰中官星,成财生官格,亦为大富大贵之造。但若见庚辛透出,地支金之根气不足,财星虚浮,格局有失清纯,不仅不能取富,亦为贫贱夭寿之造。所以春火用财,必要有湿土予以配合。但如三月之火,地支原有辰土养金,火势被辰中戊土泄气,尚需有木生助,方可成食伤生财格。所以原文所谓“用财尤遂”,还有待于格局干支之间相互配合。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