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图》

《推背图》除了告诉人们未来的大人物、大事件,《推背图》的作者是否还想通过此书传递凌驾于历史表象上的其他信息呢?

历史大人物的姓名、性格、寿命,时代的特征,朝代的变迁,人类的轮回……如果这些都是“预先安排好的”,是否可以说明存在定数?如果存在定数,世界是不是只有必然性而没有偶然性?易学是用怎样的理论预测这些必然性的?历史为何要沿着易学的固定模式前进?这种前进的“轨道”是上升的还是下降的?如果是上升的,“大同世界”何时来临?如果是下降的,“世界末日”何时来临?“大同”之后是什么样?“末日”之后是什么样?远古时期又是什么样?

“混沌愚昧”时期的古人非常落后,怎么可能发明如此神奇的预测术?如今的科技高度发达,怎么反而无法解释古人的发明?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某些感知能力是不是退化了?是不是可以说,物质进步必然带来精神退步?如果物质进步是历史的趋势,那么精神退步也是吗?如果物质进步是智慧发展的必然结果,那么是否如《圣经》暗示的:智慧是人类的原罪?是不是智慧在产生之始就孕育了终结人类的因素?如果说智慧是动物世界“适者生存”的产物,那么回归老子提倡的“无为而治”是否可以消除原罪?如果这种回归是不可能的,人类是否必然要沿着邵雍说的“道一德一功一力”或“皇一帝一王一霸”四个历史阶段前行?这和佛学所说的“成一住一坏一空”有没有关系?易学的推演规律与佛学的因果轮回规律有什么关系?作为一种高层智慧,易学的预测是否也构成原罪?是否会“泄露天机遭天谴”?如果作者也认为天机不可泄,为何还写此书?

《推背图》想说的到底是什么?“预言版历史小说”

当前有很多解读《推背图》的书,有的胡言乱语(不能自圆其说),有的动机不纯(比如台湾的书),有的则抛开预言而只谈历史。很多书对于第四十象之后的事情持一种轻佻的态度,《推背图》成了他们证明个人观点或巩固政治立场的工具。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应该以何种态度面对此书呢?

先看此书第一批注者金圣叹。他生前已经应验到了第三十三象。对于这三十三象,他是以“立足历史,反推预言”的方式来解读的,这种推理的难度较低。从他死后至今,《推背图》已经从第三十三象走到第四十二象,我们现在看这十象的预言并不会费力,但如果参看他当年的批注便会发现:这个大才子也只预测对了一小部分,看来预测《推背图》似乎是“不可为”的。那么,《推背图》对于未来的价值何在?

如果把此书当成是预测学著作,便不可过于认真。对于已经应验的四十多象,可以把它当成浓缩的“谜语版历史”来看;而对于未来,可以以“玩味”的态度把它当成“预言版历史小说”来读。称它为“预言版”,因为它以易学为基础,并非凭空捏造,不是科幻著作;称它为“历史”,因为它反映的是未来的历史;称它为“小说”,因为它如同小说一样描述事件始终,它也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艺术品的价值有一半在于作者的创造,另一半在于读者的挖掘。如同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一千个读者眼中可以有一千个《推背图》。2012与《推背图》

一般认为,当代历史走到了此书第四十二象前后,未来还有十几象有待验证。作者李淳风去世于670年,如果按第四十二象应验到1980年来计算,平均每一象跨度约30年。如此计算,后十六象可能共有480年。现在“2012世界末日”被炒得沸沸扬扬,据说玛雅历法、美国科学家、西藏僧人都从不同的角度预言了此事,电影《2012》更是风助火势。那么,《推背图》中如何预言2012呢?

有人认为,《推背图》第五十二象的“乾坤再造在角亢”就是指2012。因为“角亢”指龙年,2012恰是龙年。不过,每12年就有一个龙年,如果龙年就是末日,末日便太多了。另外,历史漫长,作者仅以五十八象来预测,可见所说的事情是何等重大。如果2012是末日,那么剩下的十六象就要在余下一年内“清仓大甩卖”,这是否不靠谱?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