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气学说

(一)五运六气太过不及

太过,指主岁之运气旺而有余,如逢甲年、丙年、戊年、庚年、壬年、皆为阳干之运,阳为太过,故其运气太过;不及,是指主岁之运气衰而不足,如逢乙年、丁年、己年、辛年、癸年,皆为阴干之运,阴为不及,故其运气不及。举例来说:

甲己之岁,均为土运主事,但逢六甲年(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为土运太过;逢六己年(己巳、己卯、己丑、己亥、己酉、己未)为土运不及。土气太过,则雨湿流行,本气胜也;土气不及,则风乃大行,本气衰而木乃乘之。丙辛之岁,均为水运主事,但逢六丙年(丙寅、丙子、丙戌、丙申、丙午、丙辰)为水运太过;逢六辛年(辛未、辛巳、辛卯、辛丑、辛亥、辛酉)为水运不及。水运太过,则寒气流行,本气胜也;水运不及,则湿乃大行,本气衰而土来乘之。戊癸之岁,均为火运主事,但逢六戊年(戊辰、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午)为火运太过;逢六癸年(癸酉、癸未、癸巳、癸卯、癸丑、癸亥)为火运不及。火运太过,则炎暑流行,本气胜也;火运不及,则寒乃大行,本气衰而水来乘之。乙庚之岁,均为金运主事,但逢六庚年(庚午、庚辰、庚寅、庚子、庚戌、庚申)为金运太过;逢六乙年(乙丑、乙亥、

乙酉、乙未、乙已、乙卯)为金运不及。金运太过,则燥气流行,本气胜也;金运不及,则炎火乃行,本气衰而火来乘之。丁壬之岁,均为木运主事,但逢六壬年(壬申、壬午、壬辰、壬寅、壬子、壬戌)为木运太过;逢六丁年(丁卯、丁丑、丁亥、丁酉、丁未、丁已)为木运不及。木运太过,则风气流行,本气胜也;木运不及,则燥乃大行,本气衰而金來乘之凡属太过之年,吋未至而气先至;不及之年,时己至而气未至。如甲、片、戊、庚、壬太过之年,各运之气都先于大寒节而至;乙、丁、己、亥、癸不及之年,则各运之气都后于大寒节而至。故《素问•气交变大论》〉说:“太过者先天,不及者后天。”

《素问•六元正纪大论》亦云:“运有余,其先至;运不及,其后至。”都是说明这种情况。

(二)五运六气平气

如上所述,岁运有太过和不及。然而,岁运也有既非太过又非不及的所谓平气之岁。此太过、不及和平气三者,称之为“五:

运三纪”,即《素问•五常政大论》中所谓:“三气之纪”。五运中,木运的太过曰发生(气有余则发生),不及曰委和(阳和之气委屈),平气曰敷和(敷布和气);火运的太过曰赫曦(阳光炎盛),不及曰伏明(阳不彰而光明伏),平气曰升明(阳升而明)土运的太过曰敦阜(高厚),不及曰卑监(气陷则屈而不化),平气曰备化(土含生万物无所不备不化);金运的太过曰坚成(坚刚成物),不及曰从革(不及则从火化而变革),平气曰审平(杀伐适中);水运的太过曰流行(水满则流溢),不及曰涸流(水少则源流干涸),平气曰静顺(平静柔顺)。

为什么能产生平气呢?平气的产生是运与运、运与岁支、运与气相合,运得其制约或资助,结果形成了运的既非太过又非不及之平气,也就是张景岳《类经图翼》中所说的:“运太过而被抑,运不及而得助”之意。

(1)运与运相合:运与运相合包括当年中运与新运交接之日干相合和时干相合两种。但每年运之交接总是在年前大寒节日,故这里所谓交接之日干或时干是指新运初交的大寒日干或初交时辰的时干。若非交接之日干或时干者,则不能形成抑制或相助而成平气之运。运与交接的日干相合,如:一九二五年为乙丑年,乙为阴金,金运不及,而初交的大寒日为前一年的十二月八日,其日干支为庚戌,日干为庚,庚为阳金,金运太过,不及的乙运得太过的庚运相助,则形成了平气。一九五一年为辛卯年,辛为阴水,水运不及,而初交的大寒日为前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其日干支为丙寅,日干为丙,丙为阳水,水运太过,不及之辛运得太过之丙运的相助,也形成了平气。一九七七年为丁己年,丁为阴木,木运不及,而初交的大寒日为前一年的十二月十二日,其日干支为壬午,日干为壬,壬为阳木,木运太过,不及之丁运得太过的壬运相助,也形成了平气之岁运。

运与交接的时干相合,如:一九一二年为壬子年,新运交接的时辰为庚寅,其吋干为庚,壬为木运太过,庚为金运太过,太过的木运被太过的金运所抑,则形成了平气;一九五二年为壬辰年,新运交接的时辰也为庚寅,故同样形成了平气。一九九二年为壬中年,新运交接的时辰也为庚寅,也同样可形成平气。又如一九七三年为癸丑年,而新运交接之时辰为癸巳,其时干为癸,癸为火运不及,得交接之时的癸火相助,这虽非同气中以阳助;阴,但也属同气相助,故也可以形成平气;同样,一九九三年为癸酉年,而新运交接之时辰为癸巳;二〇一四年为癸巳年,而新运交接之时辰也为癸巳,此均可形成平气。再如一九六七年为丁未年,而新运交接的时辰为丁亥,时干为丁,丁为木运不及,但得交接之时的丁木相助,也属同气相助,同样形成了平气;一九八七年为丁卯年,而新运交接的时辰为丁亥;二〇〇七年为丁亥年,而新运交接的时辰为丁亥,也均可形成平气。

以上运与新运初交的日干或时干相合而形成平气,叫做“干德符”。所谓符者,合也。所谓合者,即同气相合,如乙与庚合、丙与辛合、丁与壬合、癸与癸合、丁与丁合等等。然而,这种“干德符”平气之年常不能预期,只能根据当年的年干及其新运交接之日干或吋干来依法推算而知。

至于有些书上在产生平气的“干德符”中还包括有甲与己合、戊与癸合、以及运与新运交接的月干相合等提法,经我们就现有资料查对和推算的结果,并无此种实例,尚待进一步证实。

其所以没有这种实例的原因,盖凡甲年或己年,其月的干支应起于前一年的十一月为甲子,则十二月为乙丑(一般新运交接的大寒日多在十二月),甲己为土运,乙为金运,不属同气,故非相合。凡戊年或癸年,其月干支应起于前一年的十一月为壬子,则十二月为癸丑,这样,它们只能与癸相合,然而戊为阳火,癸为阴火,若逢戊年,虽能与十二月的月干癸相合,但阳火得阴火之助则更为太过,非平气可言;若逢癸年,则癸虽与十二月的月干癸也可相合而形成平气,可是这种情况只能是同气相助,而非癸与戊合。另外,还有提出以丁亥年与新运交接之日干壬相合作为“干德符”的举例,但经我们查对二百多年的历法,并未找到此例,也待进一步验证。

(2)运与岁支相合:运与岁支相合是指当年运的天干与岁支方位的艽行属性相合,形成同气相助而成为平气。如癸巳年,癸为阴火,主火运不及,而已为南方之火,火遇火而得助,则可形成平气。这种情况在六十年的甲子中,有六个年份,即乙酉、丁丑、己丑、己未、辛亥、癸已年。

(3)运与气相合:运与气相合是指当年的中运之气与司天之气相合,即太过的中运之气被在上的司天之气所抑而形成了平气。如戊辰年,戊为阳火,主火运太过;辰为太阳寒水之气也太过,水能克火,太过的火运被太过的寒水所抑,则形成了平气。这种情况在六十年的甲子中共有六个年份,即戊辰、戊戌、庚子、庚午、庚寅、庚申年。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