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画卦台

怎样看待“伏義画卦“及其本意

伏羲画卦的传说所昭示的,是先民观物取象以发明创造文字符号的过程;而文字符号的发明创造,则是出于先民在生产和生活中交流、沟通和记载、传习等的迫切需要。

人一开始从动物界分离出来,就组成了人类社会,就成为社会的人,人与人之间就促成了一种特殊而巨大的“社会关系之网”,而每个人则都是这网上的一个纽结。由此就决定了每个人,都不可能独立于“社会关系之网”以外,尤其是在天灾兽祸肆虐而人的自卫能力极其有限的远古时代,则更是如此。那时,单独的个人,根本无法生存,所以,就必须群居,必须依靠群体的力量来维护自身的生存及安全。这样,人与人之间,渴望交流、沟通、联系、合作,以同心协力,共同对付天灾兽祸等灾害,自然就显得格外重要和迫切了。

伏羲画卦台

在遥远的古代,人类的语言不发达,文字还没有发明,人们之间的交流、沟通之困难,是可以想见的。起初,人们之间的直接交流和沟通,只能依靠哼嗨、手势、眼神和其他表情,而间接的交流则更加困难,则只能依靠各种各样的符号、图画。

但是,正是哼嗨和符号、图画之类的交流,成为催生语言和文字的酵母。语言是在人与人无数次地用哼嗨、手势和表情交流的激发下,逐步被发明创造出来的;而文字则是在人们运用符号、图画反复交流和记载、传习的过程中,才逐渐被发明创造出来的。

语言和文字,是人与人交流感情和思想的最基本的工具。人际交流和交往的需要,驱使我们的先人首先发明创造了语言。语言是孕育文字的酵母,而文字一旦出现,则成为语言的载体。语言的形成跨越了漫长的洪荒时代,而文字的形成也经历了悠远的蹒跚岁月。

已有的考古发现证明,中国最早的文字距今至少在七千年以上就已经出现了。

从“结绳记事”到“契木为文”即在木头上刻画符号,苒由刻画符号到象形绘图并形成象形文字,其衍变的过程相当艰辛而漫长。

因为结绳记事起初只能记载事件的数量,即通过在绳子上打“结”来计数,而不能记载事件的类别,自然使人们越来越感到不便。正是为了解决这不便,为了记载事件的类别,人们发明了在绳结上涂上不同的颜色加以区别。以后义渐渐觉得不便,于是就又转用刻画符号和图形的办法来记事。

由生产、生活所催生的记事的需要,是图画产生的最原初的、也是最根本的动因。从笨拙地尝试性地线条刻画,到刻画出带有象征性的某种符号,再到刻画出与所要记事的物象比较符合的图画;从记亊到达意,从不规范到规范,再从个人明白到为众人所公认,进而形成最初的象形文字。“文字乃图画之精”,象形文字就是在原始图画的基础上精练而成的。

这个过程相当漫长、曲折,凝聚着无数代人的聪明才智和孜孜不倦的求索、创造精神。

中国古代典籍不乏“结绳记亊”、“契木为文”之类的记载,可惜“绳”和“木”这类物质载体经不住岁月烟尘的剥蚀,难于保存下来,所以当时“记事”和“为文”的踪迹,已经很难寻觅到了。但是,世界上某些延续至今的原始部落,仍然保留结绳记事、契木为文的习惯,而我国的一些少数民族,在新中国成立前夕,也还沿袭着结绳记事、%木为文的传统。这些,都为我们寻觅远古时期“结绳记亊”、“契木为文”的踪迹,提供了间接的佐证。

迄今的考古发掘证明,在五六千年前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中,发现的在陶器上刻画的符号达数十种之多,其中有些与殷墟甲骨上所见的文字类似,因而有人认为它们就是早期的文字。至于在龙山文化早期(四千多年前)的陶罐上,发现的朱书可以肯定是文字。但是,陶器这种载体,与“契木为文”之载体“木”相比,其出现要晚得多。

文字的出现是人们不断积累、总结刻画符号和图形的结果。传说中的“仓颉”,不过是通过整理符号、图形,创造中国字的一个代表人物而已。

但是,传说中的仓颉生活在距今大约近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而早在仓颉之前,传为伏羲所画的八卦,即我们在前面所提到的,由“一”“–”所组成的八组符号,实质上就是一种符号文字。其产生的时间至少在七千至一万年前。

关于“伏義画卦”的说法由来已久,除了文字上的记载之外,还有许多名胜古迹加以佐证,这在甘肃、河南等地都有。在这些地方,除了各种相关的古迹之外,还有许多美妙而神奇的传说。其中,尤以围绕甘肃天水“卦台山”的传说最为著称,也称为伏義画卦台。

伏義画卦台,卦台山又名“伏義画卦台”,相传为伏羲始画八卦的地方。卦台山位于三阳川西北端,现归天水市北道区渭南乡管辖,距天水市约15公里。卦台山形如龙首,突兀挺拔,登临山顶,俯瞰三阳川,可以看到渭河从东向西,弯曲成一个“S”形,好像一幅天然的太极图。与卦台山隔河相望,有一个很深的龙马洞,内有泉水涌出,遇到雾天,常见云雾绕洞,好像龙马出没。

传说在伏羲管理天下的年代,由于认识能力的低下和知识的匮乏,面对天灾兽祸等灾害,人们既害怕,又困惑。身肩重任的伏羲为此惆怅、焦虑,寝食难安,经常站在卦台山上,仰头观望天上的日月星辰,俯身察看周围的地形方位,以及飞禽走啓的脚印和身上的花纹,从近到远,万事万物都仔细观察,希望能弄清事情的真相,找到应对的办法。

某日,伏義正在卦台山仰观俯察、冥思苦想,突然,一声奇怪的吼声响起,只见卦台山对面的山洞里跳出一匹龙马,跃到山下渭水河中那块臣大的分心石上。伏羲定睛一看,只见分心石闪闪发光,幻化成立体太极,阴阳缠绕,光芒四射。面对如此景象,伏羲茅塞顿开,灵感迸发,一下洞悉、破译了天人合一的密码:原来天地万物的构成惟阴阳而已。于是仿照所看到的景象,以“一”表示阳,以“–”表示阴,并按照四而八方排列而画出了八卦。如下图:

这就是所谓“伏羲八卦”,其卦位是:“天地定位,雷风相薄,山泽通气,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周易•说卦传》)按数字排成圆圈,则是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一至四,从正南乾走向东南兑、东方离,再到东北震;五至八,从西南巽,走向西方坎、西北艮,终于正北坤。

伏羲八卦也称先天八卦,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在后面讲到后天八卦即文王八卦时再细说,在此权且放下。

“伏羲画卦”的传说显然带有神话的性质,但是,它实际上讲的还是“观物取象”的道理,就是说,“伏羲画卦”是在观察自然景象的过程中,受到启发而获得灵感,才仿照自然景象画出八卦的。

由于缺乏相应的信史和考古发掘资利,我们无法确认这个传说的真伪。但是,受自然景象的启发而获得灵感,从而迸发出思想火花,于是通过模仿自然景象而发明创造的事情,在人类科学史上,却是屡见不鲜的。臂如,最初的锯子,就是因为发明者受到带刺的植物枝叶的划伤而发明创造的,而最初的渔网,也是因为受蜘蛛结网扑捉昆虫的启发而发明创造的,如此等等。所以,关于伏羲“观物取象”、“始画八卦”的传说,从道理上讲,倒符合常识。

然而,这个传说没有讲清楚伏羲到底怎样仿照所看到的景象,以“一”来表示阳,以“–”来表示阴的。因为在卦台山所看到的景象,并不能让人仿照画出阴阳两个符号。结合前面我们在解释“卦”字的起源时,提到“卦”字是由“挂”字衍生出来的,而且“卦”起源于结绳记事。所以,我认为这两个符号是在结绳计数景象的启发下画出的,至于究竟这个人是伏羲还是其他人,在现有的史料和考古发掘资料的条件下,则还无法厘定。

关于“伏羲画卦”的传说,还散见于各种古代典籍中,如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称:“余闻之先人曰:伏羲之纯厚,作《易》八卦。”史学家班固在《汉书•律历志》中也说:“伏羲画八卦。”但是,对于“伏羲画卦”记载最详的,尤以《周易》之《易传》最具代表性。例如,《易传》之《系辞下》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所谓“包牺氏”就是“伏莪”,也作“庖牺”、“包柄”、“伏戏”、“伏牺”、“宓犠”、“虑羲”、“羲皇”、“牺皇”、“皇牺”,写法不同,但都是同音或同义相转的称谓,昭示出凡是传说往往音同、义同而写法却往往不同的常识,但其中使用和流传最广的,则还是“伏羲”。

这段文字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古代当伏羲管理天下的时候,他抬头观察上天的形象,低头观察大地的法则,又观察乌兽的花纹和地上适于生长的草木,近而探讨人身,远则探讨万物,于是才创作了八卦,以便沟通神妙的变化,类归万物的情状。

这段话既揭示了创作八卦之手段,又揭示了创作八卦之目的。创作八卦的手段是什么呢?就是抬头观察上天的形象,低头观察大地的法则,又观察鸟兽的花纹和地上适于生长的草木,近而探讨人身,远则探讨万物。简单地概括就是“仰观俯察,近取诸身,远取诸物”。

创作八卦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就是沟通神妙的变化,类归万物的情状。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为了认识和把握天地万物变化的规律,按照事物的情状将它们分析归类。

我们虽然无法了解伏羲其人及其所处时代的真情实况,但是,单就人类认识发展的规律而言,在认识能力低下,人们处于无知和少知的历史条件下,观察和模仿,确实是发明创造的捷径。所以,《周易•系辞下》关于创作八卦手段和目的之论述,是符合人类认识发展的规律的。

这段文字的深刻意义正在于:它深刻揭示了伏羲“始作八卦”,也即传说的“伏羲画卦”的本意。

那么,“伏羲画卦”的本意是什么呢?

就是“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即认识和把握天地万物变化的规律,按照事物的情状将它们分析归类。

当我们今天看到有那么多人仅仅从占卜、算卦的角度来理解和运用八卦,或者将八卦仅仅局限于占卜、算卦,并为此津津乐道、大肆招摇的时候,认真琢磨、体味“伏羲画卦”的本意,显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既然画卦的本意在于认识和把握天地万物变化的规律,按照亊物的情状将它们分析归类,那么这就昭示着,面对自己所迷茫的天地万物,我们的先人并没有畏缩退避,而是表现出极其可贵的勇于求索的精神。

尽管认识能力低下,尽管没有什么科技条件可谈,甚至连文字都没有,但他们依然通过孜孜不倦的求索,力求通过现在看来非常简单的八卦符号,来认识和把握天地万物变化的规律,按照事物的情状将它们分析归类,以便解决困扰他们生产和生活的难题。这是何等可贵,何等顽强进取和奋力求索的精神啊!

这与我们今天的某些人群,放着古人渴望拥有而不可能拥有的、现代条件下空前提高的人类认识能力,以及科学技术等优越条件不用,却痴迷于古人不得已而为之的占卜,仅仅将八卦与占卜、算卦联系在一起,还掙起“现代预测”的大旗,自欺欺人,恰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的先人要是地下有知,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啧喷!你们这些口口声声念叨“现代化”的人啊,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非要拿我们的无奈之举当作科学发明呢?我们要是拥有你们现在这样的优越条件,是绝不会吃力地发明这些符号的,恳请你们还是不要拿我们的无奈和痛苦,玩把戏了吧!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